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海康威视最让我担忧的一个问题

来源:老章价投

随着2020年报的发布,海康威视股价节节走高,这家公司的务实优秀,终于被资本市场充分认可。

但就在两三年前,有那么几大疑团一直萦绕在海康的上空,挥之不去,压制着海康的估值。

为了拨开迷雾,我写了好几篇长文,最让我满意的是这一篇《面对来势汹汹的阿里华为,海康的制胜法宝是什么》,今天回看,确实把海康的真面目揭示得很清楚了。

让我们回溯一下,曾经的那几个疑团,是如何解开的:

①行业空间疑团。

两三年前,不少人都认为,海康是受益于视频监控的普及而获得了高增长,仿佛一个“类周期股”,可是当大街小巷都布满了摄像头,海康的景气周期也就结束了。

18年底,我到海康威视调研,有个同行的基金经理提出的一个问题,非常有代表性——他问:现在全国视频监控的渗透率有多少,是不是已经很高了?

现在我们都知道了,视频监控,根本就没有“渗透率”这个概念,因为没有人能说清100%的渗透率代表什么,事实上,视频监控也永远都达不到这所谓的“100%渗透率”。

其原因在于,我们全社会,对于视频物联网解决方案的投入是没有止境的——假设一个新产品能让犯罪率降低0.1%,让交通事故死亡率降低0.01%,或者让市民每天堵车时间减少5分钟,你说这个产品要不要买?

而且,海康所做的事情,已经早已脱离了纯粹的“安防”范畴,而渗透进入到各个行业市场,帮助企业或政府降本增效,做数字化升级。

比如说,海康帮助建筑企业做智慧工地,可以实时识别全部工人有没有戴好安全帽,危险的深基坑边上有没有人违规行走,如果发现违规行为第一时间以灯光+声音的形式报警。

比如说,海康帮助禽畜养殖企业做解决方案,可以通过视频智能盘点活体资产,在周界/出入口准确识别人员进入(防范猪瘟),对于人员离开和闯入都能及时在养殖区的值班室进行弹窗提醒等。

比如说,海康帮助轮胎、钢铁等制造商做缺陷检测解决方案。原来这个环节都要靠人眼看,发现缺陷了喊停,再把废料切除,而现在海康通过工业相机完全实现了全过程无人化。

再比如说,海康为物业服务公司做的智慧物业,可以通过摇晃摄像头每个小时无死角巡逻一次,如果发生车辆乱停、老人跌或明火等状况,都能实时报警,并推送给相关责任人。

你看,这些应用场景还是单纯的安防吗?不是了,它们都是在帮助客户实实在在的降低生产成本,提升管理效率。

此外,就算在安防这个领域内,新老替换所产生的需求也相当的大。这不像是一条马路的路灯,装好之后可以用10年不换,安防设备的升级加装每年都在进行。

②华为阿里跨界竞争疑团。

华为高调杀入安防领域,喊出“不做到第一,不会退出”;阿里巴巴打出一张城市大脑的王牌云栖大会讲的那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红绿灯与交通摄像头的距”,震动了整个媒体圈。

很显然,他们都在把枪口对准海康。

这直接激起了对于海康的看衰声音。记得有一次我在星巴克和友人聊股票,说到海康为什么不惧竞争,大概声音有点响,5米外的大叔走到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伙子,你说的海康威视,几年之后肯定不行了,因为华为已经进来了。只要是华为想做的事情,没有做不成的,我认识一个华为副总裁……………”

时间证明,不论是华为、阿里还是腾讯,都没能抢走一点点海康的市场份额。行业里最如鱼得水的那个玩家,依然是海康威视。

原因也很简单。首先,这个行业如上文所说,玩法早已不再是单纯的产品销售了,而是要做行业用户的个性化定制,并且跟随客户漫山遍野地跑,倾听理解他们的需求,不断的进化和迭代,对响应速度和方案落地能力的要求极高。但是很遗憾,公司和人一样,做事情总是有优先级的,华为阿里们永远不可能把安防放到它们内部最重要的战略位置,它们的组织架构也并不适合做这样的产品。

其次,海康是最低成本的供应商,这不仅因为“体面厂”的员工薪资比菊厂福报厂低一大截,更重要的是,海康把底盘建设得非常扎实,AI Cloud云边融合架构,正是经济性和适用性的完美结合。

举个例子,大学寝室一楼的门禁系统,刷脸放行,反应速度和稳定性的要求极高。这就需要把边缘节点的计算能力调动起来,人脸判别的计算过程就必须在边缘节点(即闸机口)完成,海康的计算架构可以满足这一点。而如果把所有数据都上传到所谓“城市大脑”之类的中央云平台去处理,再把指令反馈回来,那肯定是一场灾难。

③芯片卡脖子疑团。

2018年,美国对中兴通讯的制裁一度让公司直接瘫痪,所以当海康也被美国拉黑之时,整个市场都人心惶惶,大家担忧没有了英特尔和英伟达的芯片供应,海康的高端产品线也要瘫痪,业绩恐怕出现大幅倒退。

今天看来,担忧实属多余,海康做了非常漂亮的工作,“现在不用担心,已经找到了比较好的解决途径。”

摘自公司2021.3.2公告

而且在归母净利润方面,只有2019Q1出现了15%的负增长,以及2020Q1因疫情而同比持平,其余季度的表现都依然强劲,在全球局势动荡的2018年增长了20%,而2019和2020两年都后来居上,全年顽强实现9%和8%的利润增长。

好了,解开三个疑团,接下来说说让我感到担心的一个新问题。这个问题,虽然不影响海康现有的基本盘,但它直接关系到海康的“第二曲线”,而且它目前正被寄予厚望,那就是今年即将拆分上市的——萤石

我一直想不明白,海康坐拥着供应链成本的优势,可是萤石的主力产品,如家庭摄像头、智能门锁、智能猫眼、扫地机器人的售价,为什么会比小米华为石头科技等竞争对手贵得多?

当然这与各家公司的战略选择有关,最新财报显示,海康智能家居产品的毛利率高达39%,净利润率嘛,我推测在10%-15%之间。而小米则是明确要求,硬件产品的净利润率不得高于5%。

换句话说,海康现阶段就想在智能家居硬件上多赚钱,而小米正在以平价产品抢占市场。

这样的选择令我无比费解!我认为,智能家居这门生意远没有到可以舒服赚钱的时候,而是应该想办法积累更多的用户,收获更多的数据,赢得更多的称赞。

况且,2020年财报显示,海康智能家居产品收入29亿元,净利润应该在三四个亿,其中六成归属于母公司,也就2亿左右,这个盈利体量,只占海康全年利润的1%出头——为了提升一两个点的盈利,目送大量的个人用户投入小米生态链的怀抱,让创米(小米生态链公司)这样原本处在边缘的企业逐步发展壮大,我实在是不理解。

在我看来,这样是很危险的。尽管近几年海康的智能家居业务收入势头增长不错(20年29亿,19年26亿,18年16亿,17年11亿),但我不知道具体多少比例是被C端消费者买走,多少比例是房地产开发商的精装修集采。

站在个人消费者的角度,当他家里养了只猫想买一个家用摄像头时,或者当他想给家门换一把智能锁、装一个智能猫眼时,他会倾向于买萤石吗?

我个人持悲观态度。一是因为萤石产品力并未展现出令人尖叫的差异化(这也可能是C端运营的问题)而价格又;二是米家、华为智能生活、萤石云视频这三个APP,我上手体验之后明显感到前两者的交互感受更好;

三是小米和华为的零售店已经铺遍各大商场,并且都在货架上摆出了摄像头、门锁、儿童智能手表等萤石的竞品,而萤石的线下零售店,目前只有在杭州平安金融中心开了一家。我昨天晚上去逛了逛,十几分钟时间里,除了我之外没有第二个顾客走进来,而且所有陈列的商品都是关闭状态,无法交互,整个过程完全没有任何购买欲望被激起。

让我忍不住想继续吐槽的,还有萤石这个名字。

段永平曾经讲过他给品牌起名的原则,我特别认同:首先不能复杂,像他最早做小霸王,因为“霸”字笔画太复杂了让很多事情做不了;第二不能有异议,就像一说到“步步高”,所有人都知道是哪个步哪个高;第三是容易传播容易记,步步高、小天才都是如此;第四是英文名最好看到就会念,且全世界任何地方发音都一样,典型如OPPP,vivo。

按照这个标准,萤石简直每一条都不符合——说出“萤石”这两个字,有多少人能听出是哪个yin和哪个shi,又有多少人知道“萤石”那黑夜明珠的含义。而它那个英文商标EZVIZ,有人能记得住吗,有人知道怎么发音吗?

我甚至感到很不理解,为什么不直接用海康这个品牌来做智能家居呢?

在我看来,如果一家企业的主品牌高端感不强,为了打细分市场,成立一个全新高端品牌还可以理解,比如海尔的卡萨帝、吉利的领克、顾家的纳图兹。

但海康却完全没有这个问题,海康威视这四个字,在多数人心中都是很有分量的,它代表着在视频相关领域的技术专业性,并且天然的带有知名度和高端感。

不用海康,而用萤石,我个人看到的只有负效果。

现在如果去逛逛新楼盘的样板房,听到销售介绍“这个门锁是萤石的(或乐橙的)”,肯定会觉得这个楼盘档次一般,至少远远比不上配耶鲁锁的。但我相信,如果没有萤石,就叫海康,当听到“智能门锁品牌是海康威视”,一定会感觉好得多。

毕竟,像西门子、博世、三星这些公司,To B 与 To C业务都是用同一个品牌,且丝毫没有掉价,那为什么海康就不能这么做呢?

下个月的股东大会,如果我有机会提一个问题,我的问题一定是:公司关于萤石的战略规划,到底是怎么样的?

重要说明

本文为个人投资记录及商业分析,其中观点可能充满了我个人的偏见和错误。

对于任何股票在未来一个月、半年或一年的走势,我完全一无所知,更无法预料,涨跌多少都是有可能的。请坚持独立思考,切不可依赖文中内容作出买入或卖出决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海康威视最让我担忧的一个问题